美媒:美军不思进取很危险 弱点被中国充分利用五角大楼2019年

首页

2018-10-04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4月10日发表美国前海军陆战队军官罗伯特·哈迪克的一篇文章,题为《美国军队陈旧了,这是危险的》,全文编译如下:2月18日在芝加哥全球事务学会发表演讲时,可能参选总统的杰布·布什说:下一位总统应当对我们的军事战略进行战略审查,使我们能够用21世纪的防御能力来应对21世纪的挑战。

接下来,我们应当为这一战略提供资金。 可以预见,所有即将站出来的美国总统候选人,都会发表类似的言论。 几乎可以肯定,2017年1月上台的五角大楼新领导班子希望在国防战略中贯彻这些观点。

选举结束后,一切重新开始,这会增加解决华盛顿预算之争的希望,布什在演讲中也是这样呼吁的。

布什呼吁21世纪的防御能力,这意味着他认为,美国目前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目前的军力结构印证了他的主张。 尽管技术和地缘战略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美国的军力结构在将近20年的时间里几乎纹丝未动。

2014年《4年防务评估报告》中列出了目标军力,即为2019年设计的作战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军队结构与2001年起就存在的军力结构是多么相似。

现役地面作战部队实际上没有变化:2001年和2019年,都是10个陆军作战师加3个海军陆战师和飞行联队。

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海军方面也几乎没有什么变动:2019年,航母的数量减少1艘;51艘攻击潜艇,比2001年少5艘;92艘巡洋舰和驱逐舰,比2001年多2艘。 海军最主要的变化是两栖舰的大幅减少,从2001年的41艘减少到2019年的31艘。

现役空军战斗机飞行中队的数量,从2001年的46个减少到2009年的26个,而可投入战斗的轰炸机的数量,则从112架减少到96架。 在这18年的跨度里,五角大楼将增加导弹防御和特种作战能力,并成立一些网络作战单元。

这是一些重要的改变,但仅占五角大楼总预算的一小部分。

除了这些调整和空军战术战斗机飞行中队与海军陆战队两栖舰的大幅裁减,与冷战结束到9·11之前这段时间相比,2019年的军力结构在18年里几乎没有发生显著的变化。

我们可以回顾上世纪美国军队的历史,很难找到军力结构在20年跨度里都不曾发生变化的例子。

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新的军事技术和挑战者的不断出现与消亡改变了战略前景,使国防资源的创新、改造和重新配置成为一种必要。

从2001到2019年,并不缺少重大的战略变化。 对美国军队的设计及其长期行动理念来说,最重要的挑战是作为远程精确打击力量的反舰和对陆攻击导弹,以及控制它们的传感器和指挥网络的迅速扩散。 对这一发展趋势利用最充分的是中国,但其他潜在的对手也同样在利用它,这一趋势正在削弱美国远征军的基本设计及其用人计划的核心假设。 数十年来,美国的决策者和们设想,他们可以进入欧亚大陆外围的基地,而这些基地和海军作战部队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自由投射力量。 这个时代的大幕正在落下,一个分水岭似的变化尚未在五角大楼的军力结构或计划中得以体现。

在这一时期,装备良好的有组织的非国家参与者迅速崛起,这其中既包括有政治目标的组织(如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也包括商业组织(但这些组织是暴力跨国犯罪集团,它们的颠覆能力甚至超过了国家参与者)。

最近的经验告诉我们,要打击这些入侵者,美国常规军队并非最合适的选择。

俄罗斯在东欧发动混合战争,这也让决策者和军事策划者手足无措,这是美国常规军队和理念的设计问题与作战局限性被聪明的对手利用的又一例证。

越来越难让人相信,美国军力结构在迅速变化的20年里维持不变是一种明智的全天候能力设计既适用于2001年的挑战也适用于2019年的挑战。 相反,对手做出的调整削弱了美国军力结构很大一部分价值。 军力结构维持不变,导致很多资产被浪费,让那些使用非常规作战方式或精确导弹的潜在对手有可能打击、减少或排除这些资产的战场效力及威慑价值。 与此同时,其他军力结构组成的数量,如潜艇、远程空中能力、特种部队和海军陆战队危机响应部队等,将远远不能满足地区指挥官的需求,尤其是在同时出现多个意外情况的时候。 五角大楼维持军力结构不变,既是一种浪费,更是一种吝啬,既削弱了威慑力,又增加了战略风险。 国防部长办公室和联合参谋部曾对军力结构的规划过程作出详细说明。

然而,尽管有这些精明而老道的战略家,但改革所面临的无数制度障碍,使资源调整举步维艰。 一些国防分析人士希望,五角大楼的预算危机能像二战前的20年里那样带来创造性和创新。 在那个紧缩时期,美国陆军把大量资源从常规地面部队转向空中力量,特别是战略轰炸机。 当时,战略轰炸机还是一个有争议的概念。 海军则得到了原本将拨给战舰枪支俱乐部的资金,把这笔资金用在了发展航母、飞机、潜艇和海军陆战队两栖实验上。

当美国加入二战后,它在宗旨、训练和作战理念上,都已经做好了统治每一个新出现领域的准备。 鉴于缺乏积极适应能力的现状,最近,国防部前部长查克·哈格尔和副部长罗伯特·沃克提出了国防创新计划,旨在为五角大楼的适应性技术、演习和人员政策注入新的活力。

然而,我们过去常常看到的那些重大改革和资源重新配置,依然没有出现。 打破改革的制度障碍,需要下一位总统亲自出面解决这个问题,并且与国会领导人和五角大楼高级官员一同推动改革。 总统还必须找到那些以向指挥官们提供最合适军队为己任的军事领导者。

有效的改革还需要严格的国防战略程序,对过去那些未经审查的设想提出质疑,并坚持适用于未来而非过去的作战理念。 只有这样,决策者才能真正理解,他们在21世纪需要获得什么样的防御能力。 五角大楼过去曾经顺势而为,现在,他们也同样可以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