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银行原行长履新董事长 不良资产难题待解

首页

2018-11-11

  时代周报记者罗仙仙发自深圳  近期,青海省银监局披露对青海董事长、行长任职资格的批复—核准原青海银行行长李锦军升任董事长、核准蔡洪锐任青海银行行长。   据天眼查显示,李锦军出任青海银行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也已完成了工商资料的变更。

至此,在青海银行2008年完成改制便出任董事长的王丽,正式告别青海银行。 在青海省政府8月7日发布的职务任免公告中,王丽已被任命为青海省金融工作办公室巡视员、副主任。   青海银行原名西宁市商业银行,成立于1997年12月,是青海省国资委管理的18家省属出资企业中唯一一家金融机构。

据其2017年年报,该行的第一大股东为青海省国资委,持股比例为%。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宁夏银行副行长居光华、沙建平拟分别出任该行党委书记并提名董事长、提名为行长;甘肃银行高层在同一月份出现变动,由刘青担任甘肃银行董事长,永任行长。

西北地区已有甘肃、宁夏、青海三地主要城商行完成高层调整,而青海银行在上述三家城商行的资产规模、贷款、存款等多项财务指标上均位于最末。

  原董事长任职十年  2008年11月,经中国银监会批准更名为青海银行,是青海省首家地方法人股份制商业银行和青海省内唯一一家城商行。 在完成更名后,王丽出任青海银行的董事长兼行长,与其搭档的第一副行长为丁永杰。 两年后,王丽不再兼任行长,仅任董事长一职,行长转由丁永杰担任。

同时在2010年的年报中,李锦军以监事长身份出现在其中。   由此可见,青海银行原董事长王丽带领着该行走过了改制后发展的十年。

在2017年的年终致辞中,王丽说道:“青海银行从小到大、由弱变强,成为屹立在青海高原的一支不可或缺的重要金融力量。 ”并称青海银行自成立以来的20年,按资产计,20年再造了100个青海银行。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08年12月末,青海银行的资产总额、存款余额、贷款余额分别为亿元、亿元、亿元;至2017年末总资产增至1097亿元,存款总额、贷款总额分别为635亿元、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过去近十年的时间里,青海银行经历了多次的行长变动。 2012年,时任行长的丁永杰离开青海银行,其年报显示在当年聘任钟园为副行长并主持工作。

这样的高层搭档也仅保持了两年,2014年钟园辞去行长职务后,时任青海银行监事长的李锦军,在该行年报中多了新职务—党委委员,2015年正式升任行长。

  在此过程中,王丽一直担任董事长,至青海省政府近期发布的任命公告,其执掌“帅印”近十年,而青海银行保持着较为稳定的发展。 2012年,青海银行在年内实现了净利润亿元,同比增长%;另还实现了不良贷款的“双降”,不良贷款余额较上年末减少亿元,不良贷款比例同比下降了个百分点;截至2014年底,青海银行总资产突破500亿元,达到亿元。 银监会于2013年底发布《关于中小银行设立社区支行、小微支行的通知》,首次明确了社区支行的概念,而青海银行2014年在省内率先成立了3家社区银行,且各类营业网点达到73家,较年初新增16家,成为青海银行历年以来新增网点最多的一年。   随着任免公告、银行公示、银监部门批复以及工商资料的变更,李锦军正式出任青海银行董事长。 与李锦军搭档的,是曾任青海省海东市副市长的蔡洪锐,此前其还担任过青海省金融办副主任。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青海银行2017年末的股东名单中,除了青海省国资委,前五大股东还包括(,)集团、西宁伟业、西宁市城市投资管理和攀华集团,持股比例分别为%、%、%和%。

  中诚信评级在今年8月份出具的金融债券评级报告中,对青海银行主体与其债券的信用等级进行了上调,由原先的AA上调为AA+,而其信用优势的首条便是“在业务发展和资本补充等方面获得省市两级政府的较强支持,在当地金融体系中具有重要地位”。

  不良率上升  据青海银行2017年年报,实现了营业收入亿元,净利润亿元,分别同比增长%、%。

这一增速在2015年分别表现为%、-%,2016年分别为%、%。

  与2015年净利润的大幅下滑相伴的,是该行的不良贷款“双升”,在2015年末不良贷款余额为亿元,同比增加了亿元,不良贷款率较2014年末上升个百分点至%;2016年该行各类资产减值准备增加了亿元,但新增亿元的不良贷款,使该行在当年的不良贷款率仅下降个百分点。   在上述中诚信评级出具的报告中指出:“青海银行不良贷款持续增长,隐形不良贷款风险较大,信贷资产质量仍面临压力。 ”据了解,青海银行当地部分企业2017年以来由于环保不达标导致停产,给青海银行造成了大量逾期,在2017年末就因此新增的不良贷款共亿元,而在去年该行全年计提非信贷资产损失准备亿元,同比增长亿元。 尽管如此,2017年末的不良贷款率出现再度上升,至%。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青海银行的收入以利息净收入为主,但该行近两年来在该项收入却处于劣势。 截至2016年末、2017年末,该行的贷款利息收入均出现同比下降%、%,存款利息支出则分别同比增长%、%。 其中主要原因在于该行的业务结构,存款业务以对公存款为主,2017年末对公贷款余额在总存款中占比%;而贷款业务则以小微企业贷款为主,2017年末的小微企业贷款总额同比增长%,在总贷款中占比达到%。

  目前,青海银行共有营业网点82家,遍布青海省的主要经济区域,而随着该行经营规模扩张、分支机构的建立等,营业成本的增长同样在进一步“蚕食”了净利润的表现。

在2017年末,该行的成本收入同比上升了个百分点至%。   值得一提的还有,青海银行近几年不断加大证券投资力度。 2016年末,该行的证券投资余额为亿元,而至2017年末证券投资余额为亿元,同比增长%,其中计划与资管计划合计占比达到%。   截至2107年末,该行信托与资管计划投资均为正常类,但在计提投资减值准备的余额却有亿元,较该行在2017年计提的信贷资产减值损失金额还要多近三成。 对此,在上述中诚信出具的评级报告中还指出:“信托计划及资产管理计划等非标资产期限较长且即时变现能力较弱加大了流动性管理难度。

”  据其年报,截至2017年末,青海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和%。 在今年8月末,银监会批复了青海银行四次增资扩股22亿股的申请,该行的注册资本将增加至40亿元,并称“所募集资金将被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这意味着,在发行完成后,上述资本充足指标也将有提升的可能。   在该行2017年年报中,对2018年经营目标制定为“实现净利润10亿元,以及净资产收益率保持在12%以上,而不良贷款率的控制仅限制在%”。

当下,青海银行增资申请获批,董事长与行长的调整也尘埃落定,但该行在不良资产的难题仍然待解,区域发展的限制也同样难以摆脱。 年终目标能否实现?未来青海银行又将走向何处?这些问题等待新任董事长李锦军、行长蔡洪锐给出答案。 (责任编辑:岳权利HN152)。